展品 主题展 专题展 首页
主菜单
中国现代船 科普影视片
 
唐代中日航运
    中国与日本的海上交通,起缘很早。据在日本出土的文物铜铎的研究,其制作或文化之影响,系中国秦汉时代经辰韩(古朝鲜)传至日本者;秦、汉人移居日本者为数也不少,东晋时(317—420年)有大量的移民,以致当时日本大和国高市郡的住民十之八九都为汉人后裔;隋朝时,日本派遗的留学中也有汉人的子孙。
  

  可见在唐代以前,中日两国已经通过海上交通建立了密切的关系。唐代在政治、经济、文化、佛教等各方面,都达到了空前辉煌的成就,同时又促进了海外的交通。当时的日本皇朝曾先后派出十五次遗唐使以及许多学问僧和留学生,不避风涛 之险来到中国,唐皇朝也屡次派使者送日使归国和回访。著名的鉴真和尚及其一批有才艺的弟子,于唐天宝十二年(753年)东渡日本,并长期居留,对传播唐代佛教、文化艺术,发展友好关系作出了很大贡献。唐初从晒至中国的航线,由于船舶不够坚固,未充分掌握季风与航天海的技术,因此大都从对马海峡至朝鲜半岛,再沿半岛西岸北竺,至辽东半岛,越老祖宗渤海海峡达登州(今山东蓬莱),然后登陆转道去唐朝都长安等地,其航线费时日久。以后改行南线,即从日本北九州横渡东海,西至扬州登陆。但因日本造船不用铁钉,不用桐油、麻筋捻缝,桅帆不能驶逆风,因此其早期遗唐使舶在横越大海时,有不少被风浪所害,或任其漂流,或船破人亡。而中国的造船技术发展很早,秦汉时已用铁钉钉合船壳(见秦汉造船工声遗址),东汉时已用轴动尾舵(见汉墓出土陶船模),能制造楼船和横渡黄海到达朝鲜的大批海船(汉书),至唐代便已采用分成九舵的水密隔舵(见如皋出土唐代木船);尤其是帆的应用灵活,能驶侧逆风。因此,不仅是唐朝出使之舶,即是日本遗唐使节或留学生,至唐代中后期也多乘唐舶。唐舶中虽也有在日本建造的,而造船者和驾驶者也都为唐人。由于唐舶坚固,适航性较强,因此中日航程和航行时间大为缩短。唐贞观四年(630年)日平城天皇之子真如亲王等乘唐人张支信舶来中国。会昌二年(842年)李处人的唐舶搭载日本学问僧,从值嘉岛(今五岛列岛)出航,越东海以六天时间到达温州乐城县。大中二年(847年)张支信、元净的唐舶,自明州(今宁波)望海镇启航,横渡东泫,直取日本嘉岛,只用了三天时间,是当时航程和时间最短的记录。唐朝舶也是当时发展中日贸易的重要工具,仅自大在公元839年以后至唐朝末的七十年月日间,有史籍记载的,到日商舶,就有三十余次,知名的航天海唐朝人二十余人。唐代中日航运的发展,对两国的友好往来,对政治经济、文化艺术等的交流,都有重大的促进作用。
 
  展项: 唐代中日航运 (下列是缩略图,点击后看详细内容)
鉴真第六次东渡
鉴真东渡航线示意图
具有水密舱壁的江苏如皋出土的中唐古船
日本遣唐使来华
唐代的海上丝绸之路
唐代敦煌千佛洞壁画上的中国帆船
唐代中日航运示意图
唐代中日交通的海上航线
郑虔船画中的中国式纵帆
 
  所属专题
古代中国的航海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