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早的双层桨战船(公元前11世纪-前8世纪)

  在渡过了几个世纪的辉煌之后,面对当时富于冒险而好战的希腊海上强国形象的显现,腓尼基人立即意识到,要确保他们在地中海区域的贸易领主地位,必须要有强大的海上舰队,以扫清海上的希腊劫掠舰队。他们运用建造商船所积累起来的全部技艺并借鉴埃及战船的型制,又创制出船首装备有青铜或木制撞角(或鸟喙)的双层桨"加莱"(galley)战船。

腓尼基"加莱"双层桨战船
世界上最早的双挂首尾柱船纹刻石
(公元前1000年前后)

  在挪威诺德芙约德(Nordfjord)的刻石上发现绘有一些具有双叉式首柱和尾柱的船艇,该刻石又称卡尔斯塔德(Karstad)石碑。

卡尔斯塔德石碑刻石上的具有双叉式首、尾柱的船艇
世界早期使用的充气皮囊(公元前750年)

  亚述人捕渔和作战时用充气的皮囊作浮游的辅助工具。

亚述人的充气皮囊
世界上最早的三层桨战船浮雕画
(公元前 6世纪-前3世纪)

  1852年在雅典的爱克洛拨列斯(Acropolis)的废墟上发现某石雕上刻有当时雅典典型的三层桨战船,现存法国卢浮宫。该类船种是当时地中海的主要战船。下图示以某希腊三层桨战船型制。

有舷外托架的雅典爱克洛拨列斯三层桨战船石雕
中国最早的有甲板的战船纹浮雕(公元前4世纪)

  当时中国的排桨战船已均有甲板,甲板下为面对前方站立的划桨手,甲板上为手持弓矢的士兵,并无帆装。1935年在河南汲县山彪镇一号墓出土的战国(公元前475-前221年)早期的水陆攻战纹铜鉴、北京故宫博物院藏传世文物战国宴乐渔猎耕战纹铜壶以及1965年成都百花潭战国10号墓出土的嵌错宴乐渔猎耕战纹铜壶上均绘有类似的战船型制。

河南汲县山彪镇出土的战国水陆攻战纹铜鉴上的桨船图绘
战国宴乐渔猎耕战纹铜壶上的桨船图绘
成都百花潭出土的战国嵌错宴乐渔猎铜壶上的桨船图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