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早的埃及齐阿普斯法老墓葬船复原船(公元前2613年-前2498年)

   1954年在埃及吉萨(Giza)的齐阿普斯法老金字塔内发现当时最古老的墓葬船残骸,它是该法老的随葬品之一,在法老墓东边发现有3艘,只剩下一些木板和若干绳缆,在南边有2艘。其中有一艘残长31.2米、宽3.6米、深3.6米,共出土407件船上部件,包括船壳板、横梁、桨、操纵桨、门及多种织物制的绳缆,还有一些散架的木构件和工具箱。复原时发现船体由1224块木板和大构件组成,其中大部分大构件用黎巴嫩雪松制成,尚有10%水容量的良好条件,几乎接近于一般乾木的标准,而小构件大多由桑树或无花果树杆打制,其中最长船板有22.71米长、0.52米宽、0.1米厚;最短船板仅有0.1米长。壳板端部嵌接,其侧缘部用木(榫)钉连接。肋板与外壳板的连接是在两部件相连处所打孔眼处注入木碎片并胶合之,在木碎片上的胶合堵塞物虽年代久远,但仍保持了它们的粘性。木料中的高树脂容量可以避免其完全乾枯。船上发现有6对桨,最长的一对桨长7.8米;最短的桨长6.8米,船上并无装桅和帆的迹象。此船经复原,船体细长,有高高的两端,平龙骨,船长43.6米、宽5.9米、排水量40吨。由该墓葬船上雪松船材的大量使用证明早在公元前2600年前后,埃及已从黎巴嫩和地中海地区运去大量木材,可以由陆上运去,更可能由海上运去。而如此量大的木料的海上运输势必依靠海洋货船或制造坚固的桨船以拖运木材。可见埃及船队在建造墓葬船之前早已不仅航行于尼罗河,而且还远航地中海和红海。当时在埃及船上已经装帆是毫无疑问的。

复原后的埃及齐阿普斯法老墓葬船
齐阿普斯法老墓葬船复原结构与舱室细部
世界上最早的双体独木舟(公元前2000年前后)

  波利尼西亚人创制的双体独木舟,常出没于太平洋中,这类舟体在大洋中航行比较平稳,挂上风帆亦不会倾复。

波利尼西亚双体独木舟
世界上最早的柳条舟(公元前2133年-前1991年)

  威尔士和爱尔兰地区时行一种有骨架和包皮的柳条舟。

威尔士和爱尔兰地区的柳条舟
世界上最早的以帆作主动力的商帆船
(公元前11世纪-前8世纪)

  一开始,腓尼基人大力发展商帆船,大致可分两种形式。一种是用于东部地中海当地贸易用的小型划桨帆船"高拉斯"(gaulus);另一种是可以作更远距离航行的较大的商帆船"希波"(hippo)。下图还示以腓尼基商船剖面图。这两种船的原始型式均属带有单桅帆的划桨船,有风时可驶帆以代替桨手,使桨手们可以得到休息。随着远洋航海事业的发展,"希波"帆船有所发展,演变成双桅帆船,帆取代桨成了船舶推进的主动力,这是航海帆船的一大进步。这类商帆船的长宽比为3:1-4:1。1914年在黎巴嫩西顿古港出土的大理石石棺上的石刻船图上,有些船已添加了第二根桅杆,有的在船首正前方添加了一根高耸外伸的斜帆杠,其每根桅杆上都扯满一张风帆,上下两根横帆桁都用转帆索拉紧,使之能顺风使帆,船画上既无木桨,也无桨手用的任何设备,可见这些船在海上航行时已只用帆而不需要再用划桨作辅助,这对于那个时代来说,的确异乎寻常。

腓尼基"希波"商帆船
腓尼基商船剖面图